当前位置:临沂市溯源红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搞笑傻子救人
傻子救人
2022-07-17

凤朝在玻璃厂当维修工。上周一条旧生产线出现故障停产,这周他和几个同事一直在检修。这天下班后,和同事们走出车间他才想起钥匙还在玻璃窑顶,那是维修时嫌碍事随手放那儿的忘了拿。他返身回到车间上了窑顶,那串钥匙好好地躺在那儿。窑顶长期受高温炙烤硅砖容易酥碎很危险,他走得很小心。可是再小心他还是出了差错,踩着一块小砖头,他身子顿时失控重重砸了下去,他只觉得身下一陷,整个人随着硅砖一起“咕咚咚”掉了下去。

厂区门口,依然如旧。警卫傻子挺着笔直的身子敬着礼站在门口,笑盈盈地对下班的工人说着你好。傻子是原厂长的儿子,是照顾进来的。现任厂长交代过,别把他当个正常人使,充个人数就行。几个警卫经常逗傻子:

“傻子,工人上下班你得跟警察一样站着给工人敬礼。”

“傻子,你见到工人得笑着说你好。”

傻子不知道这是逗他,每到上下班的点儿就直溜溜站在门口敬礼,见谁都说你好。工人们开始觉得好笑逗逗他,习惯了就不当回事儿了。

工人走完了小刘要关门,傻子说:“别关,还有一个。”小郑说:“别听他瞎说,傻不拉几的。”傻子顶嘴:“我没瞎说,就是还有个人。”小郑说:“傻子你下班吧,你妈等着你回家吃饭呢。”傻子不说话也不走,在椅子上坐了好半天,然后拿了只手电筒向厂区走。小刘叫他:“傻子,你们家不在那儿。”小郑说:“你管不了他,他是傻子。”

傻子拿着手电筒在厂区四处乱照,最后来到了那条停产的生产线。凤朝在窑里昏迷了一两分钟就醒过来了,他手脚都被砸的不能动弹了,喊叫了半天,根本没人听到。窑炉里的余温有五六十度,烤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了。他知道他完了,这样的环境里他最多能坚持一个钟头。摔落在外面的手机响了又响,他明白那是家人打的。他想到父母和妻儿再也看不到他了,眼里流下了泪水,他无奈地等待死亡。

可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是人走路的声音,他开始拼命大叫:“谁呀?快来救我!”那人听到了,正趴在通风口往里望。凤朝看到是傻子,心里一阵狂喜,颤抖着对傻子说:“来顺,你快叫人来救我,越快越好。”傻子一路狂跑叫来了小刘小郑。凤朝得救了。

过后小刘问傻子:“傻子,你怎么知道凤朝掉窑里了?”傻子说:“他每天叫我来顺,那天没叫。”小郑问:“你喜欢听别人叫你来顺?”傻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说:“来顺是我的名字。傻子不是名字,是叫傻子的。”

后来每天上下班,傻子还是直溜溜站在门口敬着礼见谁对谁说你好。可是再没有人喊他傻子了,都叫他来顺。来顺看起来比谁都幸福。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桑麟康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