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临沂市溯源红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搞笑大世界射虎轶闻
大世界射虎轶闻
2022-07-17

1917年7月14日,号称远东第一俱乐部的上海“大世界”开张。大世界的老板黄楚九结交过许多文人墨客,有些人成了他的幕僚和智囊。为了大造声势,半个月前,他们出版了《大世界报》,八开四版,每份售价三个铜板。上面除了介绍大世界的节目外,还辟了个副刊,发表随笔、小品和诗词。这份报纸的订数达上万份,连外地都有订户。有了这么一张报纸,这些文人墨客又多了一个聚会、聊天的地方。

《大世界报》的办公室就设在黄楚九“寿石山房”的里面一间,这批文人经常来此聚会,受到黄楚九的欢迎,他希望他们能经常来坐坐。每当他们聊天时,总会带来许多社会传闻和信息,这对“茄门脑袋”的黄楚九来说,都是有价值的。所以,黄楚九为他们准备了茶水,客人来了,自己倒茶,自由落座,气氛非常随和,黄楚九也常常弯进来和他们聊聊。

有时,这批文人偶然兴起,互相猜射文虎,以此取乐。猜射文虎,乃文人风雅之举,黄楚九从中得到了启发。他想:如果大世界也增设射虎猜谜项目,肯定会吸引文化人士,文化人来得多了,可以提升大世界的文化氛围。于是,他请这批幕僚,专门组织谜面,供游人射猜。为了提高游客的猜谜兴趣,黄楚九还聘人专司其职,对猜中谜底者奉送奖品。

最早,他只设了两处猜谜点,谁知猜谜活动很受大众欢迎,后来增加到四十几处,在各个楼层的转弯抹角处,都悬挂着写有谜面的绸带,十分醒目。每条绸带下面悬了一个小木盒,谜底就锁在盒内。来猜谜的人,先要付钞票,然后把你选猜的绸带连木盒,捧到“奉奖人”面前,告诉他你猜的谜底。如果和盒内谜底一致,即为猜中,根据谜面的易难程度,“奉奖人”会奉送你价值不一的奖品。

黄楚九设立猜谜项目,其目的在于炫耀大世界与其他娱乐场所有所不同,是具有文化品位的。所以,他的射虎游戏,品种多样。有字谜、有诗谜、有猜典故的,还有填字补缺等等,都有一定难度。对猜中的游客,除送奖品外,你猜中的次数多了,还送你件黄马褂。马褂背后书有“打虎英雄”四个字,让你穿了马褂回家,好像中了状元游街,招摇过市,好不显摆。

1921年,郭沫若从日本来到上海,落脚在马霍路(今黄陂北路)的德福里。这里是泰东图书局的编辑所。一天,郭沫若经过大世界,见门口在发售《大世界报》,就随手买了一张,只见报上介绍猜诗谜的活动,郭沫若一时兴起,也想去凑凑热闹,便买了门票进了大世界。

诗谜,是谜语的一种,它是诗中有谜,谜中嵌诗。诗谜的谜底当属唐诗、宋词和元曲居多。有的还带有填字游戏,让游客将诗句中的断句缺字,填写完整,难度再高点的,还要游客猜出诗词作者的名字等等。

郭沫若来到茶室坐定,就细细地观察起不远处的诗谜摊。摊前射虎者不多,他便踱步向前,见绸带上悬了一首诗:“乌鸢争食雀争窠,独立池边风雪多。尽日踏冰翘一足,不鸣不动意如何? ”诗句旁边还有一行小字:请打一字,此诗作者是谁?

郭沫若指着谜面笑着对射虎摊头的小伙计说:“这太简单了,是白居易的诗。要猜的那个字,是个仙鹤的‘鹤’字,对不对?”

看诗摊的小伙计高兴地说:“先生,恭喜你猜中了。可是你没付钱,算你白猜,我奖品也就不给你了。喏,这一条你想不想猜?猜对了要奖品,就得先付钱。”

郭沫若掏出一枚银毫给了那位小伙计,抬头一看,只见绸带上写着:“无限旱苗□欲尽,悠悠闲处□奇峰。”绸带下边写着:填上原诗句的漏字,并猜作者名。

郭沫若略加思索,便说道:“无限旱苗(枯)欲尽,悠悠闲处(作)奇峰。这是来鹄的诗。”

又被郭沫若猜对了,这回小伙计给了他一包烟。心想:他学问大着呢,给他难点的。他从座位底下取出一个木盒,舒展开木盒上的绸带,这上面有个谜面,他认为很难很难,肯定可以难倒这个人,便说:“你再付一枚银毫,能猜出这一条来,我送你双倍奖品。”

“你奖我什么?”

“这一条诗谜,不但要接谜面上两句诗的后两句,还要猜一个字,和作者的名字。你能全部猜对了,我奖你‘小囡牌’香烟一包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郭沫若对绸带上两句诗轻轻地读了两遍:“解落三秋月,能开二月花。”接着就吟诵出这首诗的后两句:“过江千尺浪,入竹万竿斜。”他对着小伙计说:“这是李峤的诗,你要我猜的那个字,是刮风的‘风’字。”

小伙计见他太会猜了,马上收摊,说:“先生,对不起啦,我开张至今,还没遇到过像您这样的高手。今天的奖品全被你拿走了,我只好收摊。”

郭沫若看着小伙计那滑稽的样子,故意逗他:“你什么时候开张,我就什么时候再来。”

“大世界里猜谜的地方多着呢,你盯牢我干啥?”小伙计真的撤摊了。

郭沫若正在筹办纯文学杂志《创造》,他日夜阅稿、编稿、改稿,倦伏在泰东图书局,非常辛苦。他来大世界射虎,纯粹是为了放松自己。遇上了这位小伙计,感到他很有趣,故意逗着他玩。谁知他一句随便说说的“再来”,过了没多久,他真的又来到大世界,而且还带来了他的好朋友郁达夫。

那天下午,郭沫若和郁达夫去泰东图书局门市部,了解《创造》季刊的销售情况,一个星期过去了,才卖掉1500本,心情很沉重。傍晚回家,他俩沿着福州路向西走,想找家酒店叙叙,商量如何来提升《创造》的发行量。他们走进了大西洋西餐馆,刚落座,门外进来几位青年人,其中一人,腋下挟着一本《创造》杂志。郭沫若用手肘碰碰郁达夫,示意他看看对方手里的书,郁达夫没好气地说:“有什么好看的,杂志的销路这么差。”

“谁说销路差了?这本书才上架一周,已经卖出1500本,平均一天卖掉二百多本,这在上海已经算很不错了。”那青年解释说:“这是本新出版的杂志,好多人都不知道,如果多宣传宣传,销路肯定更好。”

郁达夫听完此话,一扫满脸的阴霾,喜形于色,拉起郭沫若就往外跑,说:“走,去好一点的酒家庆祝庆祝。”

两人来到一品香饭店,美美地饱餐了一顿,还喝了不少酒。从饭店出来,抬头看到了大世界。郭沫若告诉他说:“上次我在大世界猜诗谜,奖到不少烟呢。你去不去?”

“烟?你不是戒了,没见你抽烟啊。”

“我戒烟了,你没戒呀。你抽了我的‘小囡牌’,忘啦?”

郁达夫这才弄明白,郭沫若为啥戒了烟,还要请他抽“小囡牌”, 原来这烟是他猜谜奖来的。由于今天他俩心情好,郁达夫在郭沫若陪同下,两位大文豪来到了大世界。猜谜摊的小伙计见郭沫若又来了,便对他说:“你要猜,就猜着玩吧,我不收你的钱,你猜中了我奖品也不给你了。”

郁达夫说:“那我来猜,能奖我香烟吗?”

小伙计说:“你先付一枚银毫。”然后,他狡黠地用手一指说:“你就猜这一条吧,从开张到今天,还没人猜出来呢!”

郁达夫好奇地一看,只有三句:“山绕平湖□□□,湖光倒影□□□,水晶楼下□□□。”而且每句少了三个字,除了要填上这九个字以外,还要打作者的名字。

郁达夫摇头晃脑了一阵子,告诉小伙计:这是南宋张元幹的《浣溪沙》。原来的词句是这样的:“山绕平湖(波)(撼)(城),湖光倒影(浸)(山)(青),水晶楼下(欲)(三)(更)。”

眼看香烟又要出送了,小伙计跺着脚,指着旁边一条说:“呶,你猜这个。”

“水深水浅东西涧,云去云来远近山。”

他也要郁达夫接上后面的句子,并猜作者的名字。

郭沫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慢条斯理地吟诵出后面的几句词:“秋风征棹钓鱼滩,烟树晚,茅舍两三间。小伙子,这是元曲,是徐再思《阳春曲·皋亭晚泊》里的词句。”

“你们连这句子也背得出来?你们是什么人?我管这猜谜摊,是给自己创造个自学的机会,两位能留下大名吗?容我上门请教。”

两位见他言真情切,便把《创造》季刊编辑部的地址告诉了他,并写上了他俩的名字。事后,黄楚九看到了这张纸条,他马上大肆宣扬:郭沫若来大世界“射虎”了!

精明的黄楚九,又做起了广告。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桑麟康)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